在下陆拾叁

【杰芙】七浦路与观音山(下)


7.“一言为定!”

刚来节目的时候,陆定昊还想着自己不要一轮游就可以了,认识Jeffery之后,他又奢求自己可以多待几天。

宣布淘汰那天,尽管陆定昊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但是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金字塔底层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伤心,他茫茫然地环顾四周,原本坐在身边的人都已经一个个走上了台阶,也没人可以安慰他。

他抬起头,告诉自己不能哭,否则美瞳会被冲掉。

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台上有个人远远地冲他打了个响指。再仔细一看,是Jeffery。

Jeffery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然后两只手对他比了一个很正的心。

陆定昊没忍住笑了出来,眼角还有泪花,他想起Jeffery说觉得自己的手很难看,一般都尽量避免在镜头面前露出来,哪里有啊,这明明是他见过最可爱的比心。

那天录到很晚,最后大家抱成一团的时候陆定昊又哭了出来,他明明是不爱哭的人,却已经在这个节目里哭过好多次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陆定昊的脑袋还涨得有些发疼,Jeffery一直在他旁边默默的走着,分别的时候摸了摸他的头,“不要太难过,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的。”

陆定昊用力点点头,“我一定会努力赚钱,然后买下你的大房子,到时候……你不要忘了买一赠一。”

Jeffery笑了笑,冲他伸出小拇指,“那一言为定哦,我等你。”

陆定昊把小拇指勾上去,认真地按下他的大拇指,“一言为定!”

睡了几个小时,起来紧接着又是合作舞台,分别的伤感还没得及发作,又被眼前的忙碌压到了心底。

这样倒也好,起码第二天陆定昊除了眼睛稍微有点肿之外神情上看不出别的异样,甚至候场看《特务J》转播的时候还因为“呆特务”这个名字笑了出来。

轮到他上台前,Jeffery匆匆跑过来找他,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等我”。陆定昊不明所以,可时间实在太紧,他来不及多想就被推走,上场前他听到台下有很多粉丝在喊他的名字,他想,哪怕这是最后一次,他也把最好的陆定昊展现给那些爱他的人看。

中午在食堂吃了最后一次盒饭,却没有在人群中找到Jeffery的身影。看到他吃饭时还四处张望,林超泽忍不住摔了筷子,“是怎样啊?马上就要走了还不好好看一眼你的小宝贝吗!”

陆定昊疑惑地看看身边,“哪有小宝贝?你在说谁?”

尤长靖笑嘻嘻地看着他们日常搭戏,林彦俊敲了敲他的饭盒,“快吃饭,不然又要凉了。”

陆定昊看着三个队友,叹了口气,“说正经的,你们几个要给我好好走下去啊,带着我们香蕉先烈的光荣传统,我都已经号召我的粉丝给你们投票了,你们可不要辜负他们啊。”

见他正色起来,林超泽也有些不是滋味,“你也是,回去要好好训练,粉丝们都有在看的,还有,不管你有没有被淘汰,我都希望你能一直开心,做我们的小太阳。”

尤长靖也小声说,“陆定昊你超棒的,离开节目你也是我们香蕉的颜值担当。”

林彦俊补充道,“仅次于我的颜值担当。”

吃完饭,他们三个要去开会,陆定昊一个人回到宿舍收拾东西。

角落里还有半箱Jeffery送他的芝麻糊,陆定昊全部塞到行李箱里,然后在桌子旁边坐了一会儿,明明东西都收拾好了,却还觉得有什么事情没有办。

Jeffery怎么都没有来和他告别啊?陆定昊想了想,撕了一张日记本的纸写了几句话,然后小心翼翼地叠成方块,又在上面写了to Jeffery。

Jeffery的宿舍没有人,陆定昊趴在地上从门底下的缝隙里把小方块塞了进去,为此还沾了一裤子灰。

就这样吧,陆定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反正来日方长,总归会再见的。

8.“它考虑过虾仁饭团的感受吗?”

好像一首歌还没唱完,一场舞还没ending,小半年的时光就这么一晃而过。

林超泽回到香蕉就看到一个失魂落魄的陆定昊,精神之颓废,形象之萎靡,林超泽简直想请道士来给他开坛做法叫个魂。

陆定昊觉得这段时间他过得像是条搁浅的鱼,被海水狠狠地抛上沙滩,然后海水退去,只留下他在岸上不能呼吸。

分别后Jeffery没有给他发过任何消息,陆定昊微信里的那条置顶的对话框至今只有添加好友时那个酷酷的头像发出的一句“让我们开始聊天吧”,那句意味不明的“等我”也仿佛被埋葬在时间的尘埃里无从考证。

他甚至在想,会不会是他做了什么让Jeffery不开心了?Jeffery生他的气了?陆定昊觉得,哪怕是这样也比莫名其妙地断掉联系好过很多。

明明那天他留下的那张字条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啊,明明……Jeffery对他好像也是有好感的啊。

陆定昊不敢再往深想,怕之前的所有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下班后他和林超泽去楼下的便利店买晚餐,林超泽点了平常喜欢吃的虾仁饭团配拿铁套餐,售货员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虾仁饭团已经没有了,可以换成菠萝包吗?”

林超泽还没有说话,陆定昊突然开口,“为什么虾仁饭团没有了就要给拿铁配菠萝包?不能等下一批饭团做出来吗?”

售货员一脸莫名地看着他,“呃,因为虾仁饭团只是我们的限时供应,拿铁是一直都有的。”

林超泽发现陆定昊情绪有些不太对,连忙拽着他走出店外,“你发什么神经?”

“拿铁真是臭不要脸,”陆定昊扯着袖子抹了一把眼泪,“它考虑过虾仁饭团的感受吗?”

9. “我是不是又迟到了?”

四人坐在去观音山的捷运上,难得一路无话。

平日里最活跃的陆定昊此时面色苍白,他昨天刚下飞机就吐了一次,今天早晨也没吃几口东西,偏偏固执地说要去观音山,本来只有林超泽说陪着他,结果不知道怎么着那对小情侣也跟过来了。

陆定昊其实不是很想看见他俩,就像法海不想看见恩恩爱爱的许仙和白素贞。

早晨吃得太多导致大脑供氧不足的尤素贞靠在林彦俊身上睡得昏昏沉沉,充当靠枕的林彦俊一直低头看着手机,好像在和谁发着消息。

下车前林超泽担忧地看了陆定昊一眼,“讲真,你没事吧?”

“……没事,”陆定昊强打起精神,“走吧。”

山底下有卖茶叶蛋的,林超泽怕他上山的时候撑不住,替他买了几个放在包里,陆定昊默默地看着,又想起Jeffery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你要吃鸡蛋吗?

上山的时候陆定昊也很少讲话,好像要省下力气都用来爬山一样,林超泽发现陆定昊这个人有时候真的很轴,比如现在他非要爬到最高的天上山顶观景平台才肯罢休。

一个小时后,尤长靖和林彦俊已经累瘫在休息区了,体力最好的林超泽也忍不住开口骂道,“陆定昊你有完没完?这样折腾自己有意思吗?”

陆定昊额前的头发全部被汗浸湿了,他扶着栏杆,整个人都快站不稳,“你们可以在这里等我,我一个人上去就好。”

林超泽气不打一处来,还想接着骂,被林彦俊抬手制止了,“都不用上去,我已经发消息让他过来了。”

“让谁过来?”陆定昊抬眼问道。

“你不用管,”林彦俊语焉不详地说道,“总之再等一等,唔,最多半个小时。”

于是他们几个就坐在那里等待戈多似的,期间尤长靖还又吃掉一个茶叶蛋。

等到四十多分钟的时候,陆定昊站身起来对他们说,“我先走了,不然一会儿来不及下山了。”

林彦俊还在后面叫他在等一忽儿,陆定昊没有理他,径直走向前面的步道,他有些生气,就在林彦俊前面说话的时候他竟然还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期待。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叫他的名字。

“陆定昊!”一个熟悉而清晰的台湾口音。

陆定昊猛然回头,他看见Jeffery在他身后不远处弯着腰喘气,像奔跑了很久的样子,然后迈着大步向他走过来。

“我收到消息就开车过来了,中途有堵车,上山又花了些时间……”Jeffery难得有些语无伦次,他深吸了一口气,对陆定昊说,“对不起,我是不是又迟到了?”

10.“提前交货了。”

后来陆定昊才知道,他离厂的前一晚,Jeffery专程订了一家同城的鲜花速递,还策划了一场非常浪漫的表白。结果那家提前约好时间的速递没有准时送到,他取到鲜花的时候陆定昊已经被接走了。他又连忙捧着花打车去了机场,却没有赶上见陆定昊一眼,鲜花没送出去,表白也没成功,手机还在人群中被挤丢了。

那天Jeffery真的狼狈透了,他身上没带现金,手机又被人顺走了,捧着一束鲜花在机场傻站了好久,还多亏机场有认出他的人替他付了打车的费用,才把他送回基地的。

“你怎么这么衰啊……”陆定昊看着他的目光充满同情,接着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那你后来没有看到我写给你的字条吗?”

“没有诶,”Jeffery想了想,“那天你们走后我们又重组宿舍了,我回去的时候子异已经帮我把东西搬过去了,我直接去了新宿舍,旧的宿舍好像被锁起来了。”

“这样啊,”陆定昊有些失望,“算了,没看到就没看到吧。”

“是很重要的话吗?”Jeffery试探着问他,“你可以重新写一张给我吗?”

“不可以,”陆定昊冷哼一声,“你以为我这样就会原谅你了吗?手机换了是理由吗?为什么能联系林彦俊却不能联系我?”

“因为我把微信号码忘记了……”Jeffery挠了挠头,“但是林彦俊之前有在卡里存手机号码,所以可以联系到。”

“那为什么不直接通过林彦俊联系我?”陆定昊还是很狐疑。

“我有拜托他,可是林彦俊说你马上就要到台湾来了,有什么话可以当面说。”Jeffery看了看他的脸色,又补充了一句,“我也觉得他很奇怪。”

陆定昊总觉得还有哪里说不清楚,Jeffery却突然握住他的手,打断他的思路,“陆定昊,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陆定昊突然心跳加快了一些,“……什么东西?”

他们走在鲜少有人经过的一条步道,山风清爽,空谷幽鸣,陆定昊感觉到Jeffery握着他的手汗津津的,好像手的主人也很紧张一样。

Jeffery从上衣的口袋里翻出一个钥匙放在他手里,又把他的手包起来,然后很认真地看着他,“大房子提前交货了,赠送的司机也已经到岗了,你什么时候住进来?”

陆定昊之前听到有人说,他和Jeffery可能分别代表了人类性格的两种极端,很难想象这样两个人之间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他其实还蛮赞同这个说法,他吵吵闹闹,风风火火,像是那条总是热闹喧嚣的七浦路;Jeffery安安静静,不争不抢,就像这座空旷静谧的观音山。

谁能想到,七浦路有一天会连接上观音山呢。


【正文完】


番外小剧场1【陆定昊的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

王子异进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地上躺着一张被叠成小方块的纸,他展开读了一遍,不明所以,又拿给身边的人看,“坤坤,你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吗?”

蔡徐坤就着他的手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这是别人写给你的吗?”

“应该是吧,”王子异不确定地回答,“是在我的床边发现的。”

“这样啊,”蔡徐坤的语气没什么变化,“我也看不懂,看起来像是小孩子随便写的句子,应该也没什么意思吧。”

王子异点点头,“我也觉得。”说着把纸片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养的猫一直都很听话,喜之郎果冻上面有好看的印花,欢喜的少年不想就此虚度年华,你千万不要忘记和我说过的话。”

蔡徐坤默念着纸条上写的这几句话,还好这个呆子看不懂。



番外小剧场2【林彦俊背的锅】

“陆定昊看上去心情蛮不好的,要我直接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他吗?”

Jeffery工作的间隙抽空看了眼手机,林彦俊发过来的这条短信显示在锁屏上,Jeffery想了想,点开回了一个问句,“你过段时间要回台湾吗?”

林彦俊回复的很快,“有这个打算。”

“那你可不可以想办法把陆定昊也带来台湾?我想给他一个surprise。”Jeffery打字道。

过了一会儿,林彦俊回复道,“没看出来你这么恶趣味……我试试吧。”

————
几天后,Jeffery面不改色地对陆定昊说,“我也不知道林彦俊为什么不直接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而是要带你到台湾来,可能他这个人比较恶趣味吧。”


【番外也完了】

评论(6)

热度(67)